诗画山水•兰香双溪征文

诗画双溪漾兰香

2019-11-09 11:54:11  来源:城固文联/城固网
分享到:
 

  一颗明珠深嵌于秦岭南麓,那便是山环水绕的汉中城固县双溪镇。

  西汉的风就从张骞故里吹来,拂过湑水河,漾出满河的涟漪,然后缠进双溪的山峦沟壑,散开丝路花雨的芬芳。城固这处丝路原点,两千余载一直在用那醇厚的历史人文酿酒,而今这片土地早已被丝路酒香浸润。隐在大山深处的双溪,此刻正合着丝路芬芳弹拨山水的弦,构建出一重重画境诗天,试图迷醉每一对闯进双溪的眸眼。

  水是双溪的魂儿。

  游荡在重重山峦之间的水,或为瀑,或为溪,或为潭,或为泉,分明就是一簇簇欢快的琴音,不知谁在轻舒纤手恣意弹奏,着实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知名与不知名的瀑布,一道道悬挂在双溪的危崖陡壁上,给沉寂的群山添了几多生气。或纤细或粗犷的水流,从那崖壁上跃起,跌落,俨然银河倾泻,雾霭深锁,犹如群山甩出一条条白练。

  叠翠垒碧的山峦,置下那壁立的山崖,难道就是为着水流跃出一袭白练?高悬在崖壁上的雪瀑,也许正是双溪挂在山崖上的一轴宣纸,等待着那个落墨的人。哦,朝阳第一个读懂了双溪的心思,洒下一道道金色阳光,犹如舞动开一支支画笔,顷刻间雪瀑已化作七彩霞衣。若是九天仙子飞来,披上这七彩霞衣,定会和着山野清风舞出一片旖旎。

  沐浴在阳光里的白龙洞瀑布,简直就是哪位仙人从九天云外挪移而来:一袭如烟如雾的雪白羽衣,随意披挂在恍若碧玉琢出的山崖前,宛如整座山崖就要绝尘而去,氤氲开一种梦幻。那生满青苔的山崖翠色欲滴,纯纯地泛着荧光,仿佛那鲜润浓郁的绿会沿着你的目光流进你的心里,染绿你的血脉。崖壁上每一处凸起的岩石都被这青苔包裹,早没了棱角,任雪瀑肆意冲撞激荡,而四散纷飞的水雾则被阳光点染成虹霓……恍然白龙就隐在这飞瀑之下,正在与雪练嬉戏,那随崖壁漫舞的虹霓,当是白龙的障眼法。

  飞瀑落涧成溪。那清澈的溪水就像一阙阙晏殊的小令,极轻盈地在双溪的山峦峰岭间吟诵,岸边山石林木纷纷唱和。这清凌凌的溪水,不揉一丝杂质,就那么一览无遗的袒露给山野,或者那正是双溪的眼波?双溪果然“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这一条条穿山绕岭的溪流,轻易就牵住了你的心神,让你的思绪情不自禁地追随着那欢唱的溪水远去,入河,入海……

  层峦叠障。

  一重重山峦纵横交错,织出双溪的群峰傲立。秦岭南麓的阳光与风,滋养出格外繁茂的林木,双溪的每一座山峰都覆在浓密的林木下,却崖陡壁峭,愈显山势巍峨,峥嵘峻茂。

  这一重重山峦构建起双溪的强健骨骼,足以撑起整个城固的历史人文。早在两千三百多年前,大秦已然在城固设县,想来彼时双溪这处山吟水叹的土地也已缠进文明的枝蔓。西汉的车轮碾过历史时,拓出丝绸之路的张骞散出的耀眼光芒,令城固在苍茫星空脱颖而出。两千余载,丝路花雨在双溪飘洒,浓郁花香早已浸润了这片土地的峰峰岭岭。

  云雾时不时笼了这一重重山峦,给双溪添上几许浪漫。山风撩拨着云雾,涌动出波峰浪谷,似在与那傲立的峰岭对句。云雾淡处,朦朦胧胧的山峰更具韵致,仿佛一位位披了薄纱的仕女,婷婷玉立在天地间。溪瀑就隐在这云雾里弄弦,清泠悦耳,那是双溪千万年都在弹唱的民谣……

  那一刻,谁都想扯开这云雾,去一窥双溪山水的真容。

  双溪的山峦峰岭,自是各成意态,各展风流,拟物象形,极尽韵致。那一座座高低错落的山峰,或携手揽腕,或彼此相依,或比肩而立,或一峰独秀,它们在蓝天下尽情吟哦,确也称得上“远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岭南的温暖湿润,赋予山峦沁人心脾的绿,繁茂的林木犹如势不可挡的兵士,攻陷了峰峰岭岭,就连最顽固的悬崖峭壁,亦被青苔覆盖,而勇猛如松柏干脆裂石而生,扬起猎猎战旗,召唤藤蔓借力攀爬……于是滚滚绿潮席卷了天地:山是绿的,水是绿的,田是绿的,就连山村亦是绿的!

  绿野之中,一株株古树就像光阴使者,它们用粗大的树干与庞大的树冠搭出双溪的年轮。生长在窑子沟的那棵千年银杏树,已用光阴将树冠垒砌成一座会呼吸的山峰,巍然耸入云天,那蓬勃的生命力让人惊叹。千年之前的双溪在银杏树的枝叶间轻言细语,说给山风,说给云朵,亦说给今天的双溪。走过千年,这株银杏树那壮硕的树干中,封存了无数时光的隐秘,却一点都不肯泄露给世人。

  天蓝云白。鸡冠岩孤峰高耸,犹如碧玉雕琢般极尽风神,山前一湾碧水清澈如镜,水中倒映出另一座鸡冠岩。生了这碧绿鸡冠的,定是一只顶天立地的神鸡,虽说它早把自己隐在群山之下,却依然可以凭借这气势不凡的鸡冠耀武扬威。

  或许某一天,这只神鸡将会一跃而起,向着天空奋力啼鸣,那啼鸣只怕会让双溪惊了整个世界的眸眼!

  湑水河恰如一条游龙,在崇山峻岭间穿行,而双溪的一个个村落,是否就是龙脱下的一枚枚鳞片?

  青山绿水喂养出的村落,汲了山水的灵性,仿佛空谷幽兰,少了几分红尘烟火气,似乎离仙境很近,如果点缀上桃花,分明就是陶渊明笔下的桃源。

  双溪这片桃源,虽说位于丝路源点,很多年却隐在尘世之外,想来是那一重重山峦阻住了红尘窥探。早期闯入双溪的人,大约只想守住这片桃源的隐秘,未曾在故纸旧墨里留下一点儿凭证,根本无从追寻,或者只有位于水磨村的赖家寨遗址,算得旧日时光落下的几许墨痕。

  赖家寨遗址高踞于水磨村后山山巅之上,整座山突兀于群山之中,南北两侧皆为绝壁,东面狭窄,只有西侧开阔。残存于山巅的内外残墙以及散落在四处的青砖黛瓦断片,仍在隐晦地诉说这座山寨当初的雄伟坚固——高墙,炮台,楼阁……但时光还是劫掠了一切。早在明代,赖家人便由四川迁至城固,在这处丝路原点开枝散叶,人丁极为兴旺,民国时已是当地大姓。赖家家族曾有多人为官,曾是城固名门望族,而筑于水磨村山巅的赖家寨则是为躲避清末太平天国农民起义时的战乱,直到抗日战争时那处山寨依然发挥着作用。

  伫立在昔日的赖家寨中俯视四周群山,你的心中或许会生出绝顶之上的感叹。当初躲避战乱的赖家人,在这寨子里倒有着几分闲云野鹤的悠闲,远近青山皆在脚下,似乎亦可体味“胸荡生层云,决眦入归鸟”的意境。而今青山依旧在,曾经雄伟的赖家寨子却颓于风中,只剩下残砖断瓦的低吟。

  但水磨村却出落得愈加漂亮。从春到秋,这处群山簇拥的山村都会精心侍弄那十八坎梯田,弹唱一支悠扬的田园牧歌,歌唱安逸宁静的山村日子。这大片大片随坡就势的梯田,会和着春风流荡开绿色的诗行,一行行一节节铺排开来:精致无比,节奏鲜明,韵律和谐,讲究对称。这绿色的诗行,会被夏日阳光吟诵得分外激昂,而金色的秋风则把这每一句诗行都镀上温暖,用来暖透整个村落的岁月……

  这仿若空谷幽兰般的村落!

  双溪的山野村落,似乎都荡漾着兰香,兰香双溪斐声四方。兰花不只在双溪山野恣意生长,还在双溪人心上扎根。爱着兰花的双溪人,不只会品赏兰花,更会用心种植兰花,他们不只有兰花来芬芳自己的生活,还用兰花来晕染他乡明月。

  慕了兰花的清芬,一位位外地客商来到双溪,走进兰花种植基地。方家坡每年春天都会举办兰花节,用兰花的馨香吸引四方宾朋,而诗画双溪亦随着兰花飘香四方……

  (作者:王利军)

(采编:城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