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七旬后人希能寻到城固宁氏亲人

何大龙

2019-02-22 11:09:48  来源:汉中日报
分享到:
 
原标题:烈士七旬后人致信本报希能寻到城固宁氏亲人

  本报记者 何大龙

  “我父亲宁非是汉中市城固县人,曾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参加过开辟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工作,1946年中原突围时被捕,遭敌人杀害......”近日,70多岁的广西省南宁市退休干部宁辉(原名宁路北)向本报发来一封邮件,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找到父亲故里的亲人。

  70多年前父亲被害  据《湖北省地方革命史研究》及宁辉讲述,宁非原名宁西民,1917年出生,汉中市城固县人。学生时代就在学校参加运动,亲眼目睹学校地下党员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使他义愤填膺,决心推翻万恶的旧社会。1935年,宁非跟随红军到革命圣地延安,曾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8年初,和白相国、余潜(原名于焕堂)同志一起被派到称为小延安的河南省委所在地——竹沟,参加开辟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工作。在新四军鄂豫挺进纵队担任过教导员、新四军第五师第十三旅组织科长、鄂豫边区根据地《先锋报》报社负责人。1941年秋担任中共信阳应山地委宣传部部长。1942年任罗礼经光指挥部政治部主任,同时兼任中共罗礼经光中心县委(亦称豫东南地委)宣传部部长。1946年中原突围时,时任经光县政府副县长的宁非未能冲出国民党军队的包围圈,被捕押解到信阳后英勇就义。

  “在狱中,父亲没有出卖组织和同志,没有一个地下党组织和地下党员因此遭受破坏、被捕,并参加了绝食、策划越狱等斗争。在湖北省大悟县《中原突围》纪念馆的墙上,父亲的名字刻印在258名中原突围牺牲营级以上烈士名单中。”2月19日,通过电话,宁辉语气激昂地对记者说。

  寻亲是三姐弟重逢后的共同心愿

  “我从小一个人生活,知道有个姐姐,但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还有一个妹妹,在母亲去世后,我们各自被人收养,也互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三人各在一方,不知道如何联系。”宁辉告诉记者,父亲牺牲时,他仅2岁多,母亲去世时,他才10岁。

  1963年的一天,一个低宁辉两级的金姓同学告诉他,自己的妹妹现在叫乔秀芳,在广西南宁一中读书。就这样,亲兄妹终于相见了。原来妹妹在母亲去世后,由没有子女的南下干部乔振帮、王华英夫妻收养,原名宁路西改为乔秀芳,生活还不错。

  相比找到妹妹,宁辉称见到姐姐困难得多。1966年,收到姨妈来信的他得知,姐姐现名已由宁路东改为李承兰,在河南信阳的李家寨,于是姐弟俩有了书信往来。以后慢慢清楚,姐姐生于1941年,当时父母亲在鄂豫边区革命根据地参加抗日斗争,就将她寄养在信阳台子畈农民李洪青家里。后来曾经想接回来,可父亲牺牲,母亲也英年早逝,姐姐再也没有离开农村。李洪青一家是勤劳善良的朴实农民,他们生了二女一男,一家六口过着贫穷的日子。在那个年代,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姐姐和李洪青一家人外出讨饭,平时和养父母家的兄弟姐妹一起去放牛、拾柴。然而,即便是生活如此艰难,李洪青却牢记李承兰是新四军的女儿,送她读了四年书,而他的三个子女却没有读一天书。直到1982年秋宁辉出差中途在河南信阳下车,才终于见到了亲爱的姐姐。而三姐弟的大团圆,则在2001年国庆节时才得以实现。

  姐弟三人的相聚有甜蜜、有泪水、有欢笑,更生出了一个共同的心愿:虽然都没见过父亲,但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到父亲的老家及尚在的亲人。

  寻亲之路

  随着姐弟的团圆,艰难的寻亲之路也随之开启。

  2005年,宁辉在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中原突围史》中,得知父亲宁非的祖籍是陕西省汉中市城固县后,先后给城固县公安局、城固县党史办、中央电视台《等着我》节目组,发出了求助信,希望帮他寻找亲人。

  2006年,一位城固县名叫王本华的女同志,給宁辉发去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信中写道:“你父亲宁非从城固投奔延安革命圣地,是我们城固的骄傲。我下定决心,要把城固所有宁姓家族走访一遍,尽全力帮助你达成心愿。”就这样,王本华到市委党史研究室查找红四方面军进出城固的详细过程、走访本县耋耄老人,一找就是两年多。

  2013年,宁辉和妻子又亲赴城固寻亲

  回忆起寻亲期间的点滴,宁辉表示,事情至今虽然仍无具体线索,但他得到了许多单位和个人的帮助,尤其是城固热心人的关爱——为他提供各种信息和线索,给他写信、发短信、打电话,关心和帮助他寻亲。对此,他深表谢意,称“美丽城固、是我祖籍;汉中人民,都是亲人。”

  “春节是亲人团聚的日子,这让我格外思念父亲故里的亲人,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找到他们。”结束采访时,宁辉动情地如是说到。

  (宁辉电话:13507880713)微信:n0505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