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首页      国际   国内   社会   汉中      城固   视频   图片   评论      体育   娱乐   财经      房产   家居      旅游   时尚   婚嫁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三原县女子20年前身份被冒用 她的命运到底被谁“改变”了
时间:2018-04-15 09:36:21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浏览次数:    新闻首页    我来说两句()

原标题:三原县女子20年前身份被冒用 她的命运到底被谁“改变”了

x49pzkz6.jpg

她叫荆高峰。今年36岁,如果不是去年亲戚的一句闲话,她每天还在过着相夫教子的平淡生活。可当她得知20年前那次中专考试落榜并非意外时,这一迟到的真相彻底搅乱了她的内心。

她姓李。20年前那次中专考试,她冒用同年级一个同学的名字和成绩,成为荆高峰。用这个名字,她上了中专,又从幼儿园园长一路进入三原县教育局。如果不是去年荆高峰的电话,两段平行的人生不会有交集。

蹊跷 中专考试后档案学籍莫名丢失

荆高峰是三原县安乐镇人,由于家境一般,身为长女的她很早便懂得了责任。小学到初中荆高峰的成绩一直名列班级前茅,希望通过学习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1998年,16岁的荆高峰上初三。在那个年代中专师范非常吃香,许多优秀学生的第一目标都是上中专师范。

那一年,荆高峰和大多数成绩好的学生一样,毅然选择考中专师范,这其中也有她自幼想当老师的缘故。然而经过煎熬的等待,发榜时她却找不到自己的成绩,学校告知她的档案学籍也一同丢失了。年轻的她没有多想,自此陷入落榜的痛苦中,心灰意冷之下选择复读一年上了高中。人生第一次重大挫折让她觉得愧对家人,并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高中三年成绩一落千丈,最终上了阎良一所大专院校。

毕业后荆高峰在西安打工,换过许多工作都不理想,生活的艰辛让她来不及咀嚼那次考试失利的细节。2012年,她在上班时认识了丈夫,婚后当年两人有了可爱的女儿。此后辞掉工作的她把全部重心放在照顾家庭,这件事便逐渐淡忘了。

意外 亲戚告诉其父“你女子”是邻镇幼儿园园长

在安乐镇当地,荆姓并非大姓,由于荆高峰这个名字偏男性化,自己也曾为此苦恼,甚至动过改名的想法。但让她意外的是,这个被自己“嫌弃”的名字,却巧合地跟附近一个人同名同姓。

2017年7月,与安乐镇相邻的西阳镇一位远房亲戚来到荆高峰家中,与她父亲荆俊杰闲聊中,亲戚说,“你女子荆高峰在我们镇上幼儿园当园长,很让人羡慕。”这让荆俊杰十分诧异,女儿明明在西安,怎么会去当园长?但亲戚信誓旦旦的语气看来并非开玩笑,还称这个园长也是安乐镇人。如果说是巧合,荆俊杰绝不相信,便将此事电话告知了荆高峰。

这时,荆高峰再细想起当年自己落榜的种种细节,才猛然觉得不对劲——即使落榜也应该有成绩,更奇怪的是自己档案学籍也在那次考试中莫名丢失了。于是她委托父亲去了一趟西阳镇幼儿园,幼儿园工作人员称他们园长的确叫荆高峰,但两年前已调到了三原县教育局。在幼儿园一处公示栏内,荆俊杰看到了这名园长的照片,拍照后发给了女儿。经过仔细辨认,荆高峰终于认出,这是和自己同一年级的同学李某。

查证 顶替者已进入县教育局工作

“我们两个不熟,但因为是邻村,模样名字还能记起来。”4月13日,华商报记者见到荆高峰,据她介绍,虽然已过去20年,李某的容貌有了很大变化,但她还是能认出来。为什么李某要用荆高峰这个名字?为了解开疑惑,去年荆俊杰曾前往三原县教育局询问,教育局负责人却说此人是有两个名字,但对原因始终语焉不详。蹊跷的是,在找过教育局后,荆家突然来了好几拨“客人”,除了李某的父母,当地的村干部以及许多不认识的人均跑来说情,并提议拿钱“私了”。

4月13日上午,华商报记者随同荆高峰来到其母校安乐中学,由于撤点并校,安乐中学已变成安乐镇中心小学。学校门卫称,以前的安乐中学老师和校长早已换了好几拨。随后,记者辗转联系到荆高峰的初三老师高老师。已经退休的他对荆高峰仍有印象,并表示当年她的学习成绩的确很好。那名叫李某的学生高老师也有印象,“她的学习不行,用了你的学籍上的中专,那时候这种事很多,但也必须家里有人能找到关系。”对于荆高峰的学籍是如何被顶替的,高老师并未多谈。

见面 假“荆高峰”承认冒用身份

凭借20年前的冒名顶替,李某如愿从师范中专毕业,成为一名老师,且至今工作在教育系统。为了解开最后的疑团,4月13日下午,记者随同荆高峰来到三原县教育局,从门卫处得知该局职教股确有一个叫荆高峰的人,但未听说其也叫李某。

下午2时许,在三原县教育局门外,两个“荆高峰”终于相见。对于20年后这场尴尬的重逢,李某似乎早已有心理准备。“那时候大家都还小,啥都不懂,许多事情只能由父母决定,说起来我也是受害者。”李某承认冒用了荆高峰学籍档案一事,这些年无奈只能用这个本与自己无关的名字生活,并表示当时是母亲的一个朋友经办的。“当时用你名字上学我就知道了这事,是我们过错在先。”李某说,对于这些年一直没有主动联系荆高峰她很抱歉,此前也曾多次去西安想向她道歉,但始终未能如愿。谈话中,李某反复强调希望用金钱进行补偿,但对于荆高峰最关心的她身份被冒用的过程,李某始终不愿提及,并表示自己也说不清。谈话最终不欢而散。

质疑 “改变了我人生‘那只手’在哪?”

荆高峰觉得,正是20年前那只“看不见的手”一个轻易拨动,让她的人生航向彻底偏转。“现在我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但这一年来,每当想起另外一个人正在用着我的名字生活,便觉得很不自在,真希望自己一直蒙在鼓里。”生活中不能怨天尤人,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荆高峰说,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道理她都懂,但自己的命运被他人以这样一种方式篡改,她不能接受,“我很想知道当初是谁,又是怎样盗取了我的身份?这事关诚信,我想要一个公正的说法。”

记者了解到,由于当时相关制度不规范,身份、学籍被顶替的事不少,此前类似事件也多次见诸报端。4月14日,华商报记者致电三原县教育局,一名崔姓主任称教育局的确有一个叫荆高峰的工作人员,但表示自己正在休假,具体情况他不知情。随后记者致电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值班领导在下乡,电话不便告知。

14日下午,经记者核实,目前三原县教育局已对此事展开调查,并对荆高峰(李某)进行停职处理,要求其写出书面情况说明。

华商报记者王斌

关键字:高峰,教育局,女子,命运,身份自己,李某,名字,记者,中专
分享到:
责任编辑:城固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上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