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清学府城九岁男孩遇害案昨日开庭 被告曾预谋绑架另一名女孩

记者 宁军/文 邓小卫/图

2019-06-05 10:25:39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分享到:
 
原标题:华清学府城九岁男孩遇害案昨日开庭 被告曾预谋绑架另一名女孩

  2018年5月2日,华清学府城一名男童失踪,后在楼顶被发现,经送医后确认死亡。5月24日,新城区检察院决定对犯罪嫌疑人令某、赵某批准逮捕。

  昨日上午,华清学府城男童遇害案在西安中院开庭审理,被害男童家属要求判处两名被告人死刑,同时请求赔偿167万余元。

  小区内男童遇害

  嫌疑人住在同一单元

  2018年5月2日晚上,家住西安市城东华清学府城小区23号楼的9岁男童离奇失踪。随后,孩子家人在小区业主群里发布了一条寻人启事:各位邻居们,孩子晚上八点多独自在家的时候失踪了,预测是被坏人带走。

  经过众人寻找,最终,男童被家人在楼顶电梯间顶上找到,而孩子送医后不治身亡。随后,警方展开调查。2018年5月4日,华清学府城小区业主们自发组织,为逝去的孩子祈福,愿孩子一路走好。次日凌晨,公安新城分局发布案件通报,犯罪嫌疑人令某被抓获。据了解,嫌疑人令某,2012年前后曾在上海打工,2014年返回西安,住在华清学府城小区23号楼。

  5月6日,专案组带着嫌疑人在华清学府城小区指认现场时,围观群众情绪激动,大喊着“严惩凶手,以命抵命”。在令某被带上楼后,警方又从警车上带下一名嫌疑人。

  据悉,32岁的令某和遇害的孩子住在同一单元,孩子家在22楼,他家在7楼。小区住户透露,嫌疑人令某的妻子王某与别人合伙在该小区开了一家名为“乐博通”的托管班,受害男童曾在托管班“吃饭补习”。男孩失踪当晚,孩子家人曾敲开令某家的门,家里除了令某外,还有一名男子。令某很镇定地说是他弟弟。奇怪的是,当时并不热,但两人都光着膀子。

  知情人说,小男孩被找到时,赤身裸体,表情恐惧,手脚指甲缝隙中全都是泥土。

  2018年5月24日,犯罪嫌疑人令某、赵某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为消除作案痕迹

  脱光男孩衣裤带走

  昨日上午9时30分,西安中院开庭审理该案。据悉,被告人令某无业,被告人赵某是令某妻子家的亲戚,两人作案目的就是为了钱。

  公诉机关指控,起初,两名被告人的目标并不是加害男孩。2018年4月底,令某与赵某预谋,计划绑架华清学府城内的一名女孩,令某承诺事成之后,给赵某支付购买手机费用。2018年5月2日,由于绑架这名女孩的风险较大,令某自行临时决定将绑架目标更换为与其同住一栋楼一个单元的9岁男孩。

  当晚8时许,令某将自家床单撕开用于蒙面,通过手机告知赵某自己的计划并获得了鼓励后,独自前往22楼的男孩家。将男孩带至7楼的自己家后,令某要求男孩给他的母亲打电话索要赎金10万元,之后又改为5万元。但男孩没有拨打母亲的电话,而是伺机逃离。令某追上扑倒男孩后,用身体压住数分钟,直至男孩不动。之后,令某判断男孩已经窒息死亡,就将男孩的尸体抛放于22层与楼顶夹层一空房地面,令某为了消除作案痕迹,将男孩所穿衣裤全部脱光后带走,并打电话通知赵某其绑架行为已经完成,要求赵某帮助清洗自己家中被害人留下的指纹等痕迹。

  起诉书中指控,二人先共同将男孩的衣物用水浸泡,后扔至雁塔区等驾坡村一垃圾箱内,之后两人回到令某家中,对室内和作案衣物等进行清洗,赵某清理完毕后回家。之后,令某将蒙面用的床单抛于路桥公司家属院内一水泥坑井内。

  2018年5月3日零时,男孩被发现后送至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经西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符合被他人捂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令某、赵某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并杀害被绑架人,其行为触犯了刑法,应当以绑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中,遇害男童的父母同时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对两名被告人依法从重处罚,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人令某、赵某赔偿原告各项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住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167万多元。

  男童母亲本欲参加庭审

  因太难过晕倒,无法前往

  男童遇害后,母亲受到很大打击,一下瘦了30多斤。原本她昨日要去现场参加庭审,但因太难过早上晕倒在家里无法前往。孩子出事后,一家人搬离了原来的住处,以免触景生情。孩子的爷爷至今还不知道孙子已经遇害。遇害男童父亲说,出事后他们一直瞒着老人,给孩子爷爷说娃在托管班,一直补课,回不了陕北老家。“前几天,老人说是端午节要到了,过节要来西安看娃……”

  昨日下午2时30分庭审结束,审判长宣布休庭,将择日宣判。 华商报记者 宁军/文 邓小卫/图